中新网长沙1月30日电 (记者 弘轩 )这几天,一则题为《长沙房产局长老宅建豪华庄园 面积近万平米》的帖子流传到全国各大网站论坛和社区,引来无数点击和回复。发帖人尹默三给帖子加注了这样的提示:

  “一个叫周忠良(的)长沙市民做出了一件让常人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发现自家房产档案被篡改以后,一直想找长沙市房地产管理局局长理论,但一年来该局局长石长松一直避而不见。最后,周忠良得知石长松是浏阳人,而周曾在浏阳干过知青,周忠良想找到石长松的父母, 诉说自己的冤屈。但他看到石家正在建造一座巨大的庄园。”

  正是这个被加粗显示的“核心提示”为帖子本身赚足了人气和点击,吸引了无数网民浏览和回复。

  那么,周忠良到底有什么冤屈要找长沙市房产局长理论?“万平米石家庄园”是否确有其事?这个所谓为民请命的尹默三到底是何方人士? 记者带着这些疑问进行了深入的一线采访。

  市民周忠良的“上访史”与房产局长的“纠葛结”

  2009年5月以来,长沙市原福星街“经租”房主汤桂莺、李桂兰的继承人周忠良等8兄妹(周清兰、周若兰、周佩兰、周美兰、周忠良、周宗良、周国良、周晓兰)以“誓死要回祖屋”为名上访,要求长沙市人民政府处理社会主义私有出租房屋改造遗留问题领导小组(以下称市私改领导小组)退还其1958年社会主义改造的469.05平方米出租房屋。

  记者了解到,上访人周忠良等8兄妹的母亲汤桂莺,原有福星街65号房屋,261.97平方米;上访人周忠良等8兄妹之外祖母李桂兰,原有福星街槽坊巷2号房屋207.08平方米,两处房产共计469.05平方米。根据原始档案记载,改造前均作为非住宅出租,每月共收房租84.5元。

  1958年8月开始的长沙市私房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中该两处出租房屋分别于该年10月、11月接受出租房屋社会主义改造,由国家经租,留房4间。当年长沙市纳入改造的私有出租房共6591户,共计建筑面积108万平方米,这次运动是我国社会主义三大改造重要组成部分,是依据中共中央的决定进行的,政治性强、政策性强,为此中共中央、国务院多次明确其产权性质属于国家所有,不得变动。但这项工作由于历史原因,导致存在一些遗留问题。为了落实党的政策,长沙市委于1990年下发了长发(1990)51号文件,对当年错改的房屋落实政策。

  1992年12月和1994年8月经长沙市处理私房改造遗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称市私改办)审查,结论是:该两处出租房屋是1958年主动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其产权属国家所有。周忠良等8兄妹均表示不服申请复查。2004年8月上访人周忠良等8人不服市私改办《审查结论》再次申请复查。

  为此,长沙市私改领导小组对信访人反映的汤桂莺、李桂兰私房改造房产情况进行了认真调查核实,并先后五次组织市人大信访办、市人大法制委、市政府法制办、市信访局、市政府办公厅城建处、市房产局、开福区委、开福区政府等部门召开调查复查会议。经长沙市私改领导小组多次严格复查认为:

  1、原始档案表明,汤桂莺、李桂兰两处房屋改造手续完备,原房主均填写了《长沙市私有出租房屋房主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申请书》,经过了当时的“五审批”,符合改造政策;

  2、市私改办《关于汤桂莺私有房屋审查结论的通知》认定事实清楚,定性正确,应予维持,并下发了长私改字(2004)13号《复查答复》。

  2009年5月以来,由于西长街(原福星街)槽坊巷纳入长沙市中山西路棚改项目拆迁范围,周忠良等8兄妹认为这是最后要回祖屋的机会,于是走上了 “索要祖屋”的上访之路,特别是2009年8月以来,周忠良等8兄妹多次书面递交或上访全国人大、国家信访局、省委、省政府、省纪委、省建设厅、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纪委、市行政效能投诉中心、市房产局、市私改办,并在西长街私房周围贴横幅写标语发传单,不准拆迁人员进行正常拆迁,扬言谁拆房就砍死谁,已准备汽油,强拆时要同归于尽。从此,承担长沙市私房改造遗留问题处理办公室的长沙市房产局成为周忠良等8兄妹的主要诉求对象。

  值得一提的是,现供职于某网站的从业人员陈净植系周忠良8兄妹之一周若兰之女,一度积极推动此事引起各方重视,成为周忠良等8兄妹集访的实际“代言人”,经她本人认可,市房产局长石长松亲自接洽过她两次,房产局负责此事的一名副局长接洽过她6次,但因始终未能达成共识、实现诉求,遂与现任长沙市主管部门长沙市房产局局长石长松结上了“私愤纠葛”。

  长沙房产局长倍受虚假舆论煎熬

  据记者了解,周忠良等的诉求问题受到了长沙房地产局的高度重视,因周忠良等8兄妹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虽经多次复查,仍维持原结论。

  在不间断的上访收效甚微后,周忠良等兄妹改变方式转而到网上炒作,扬言只有把“事情在网络上搞大了”政府才会有反应,从去年12月初开始,以“周四代”为网名撰写了题为《揭开50年冤案的真相与五代人的抗争》、《我父亲、叔叔、姑姑们的抗争》、《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的抗争》、《长沙市房地产局仿造档案抢民房》等博文在新浪、搜狐等主要网站发表,要求政府退还其母亲和外祖母的房屋。

  2009年12月23日13时36分又以公开信的形式实名发出了标题为《致长沙市人民政府张剑飞市长的公开信》,公然向长沙市政府索要500万元人民币的国家赔偿,并声称将这笔资金无偿捐赠扶贫基金会。并于2010年1月5日邀请《凤凰周刊》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先后到长沙市房产局新闻中心和办公室要求采访有关领导,回答有关质疑。

  今年1月26日,一个自称为“新湘报”网站(据了解是一个非法维权网站)的所谓“记者”尹默三(经查询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网站,没有该人信息)在其注册的搜狐博客发帖《长沙房产局长老宅建豪华庄园 面积近万平米》,并被博客圈推荐至博客首页。记者调查了解到,尹曾鼓动各大记者群的同仁转载放大此帖,于是“房产局长万平米庄园”渐成网上热点。1月29日上午,搜狐网首页视频栏目推出石家庄园的相关视频,下午,某网站在首页新闻栏目推出新闻《长沙房产局长老宅建豪华庄园 面积近万平米》,各大网站竞相转载,舆论为之哗然。

  所谓“万平米石家庄园”真相

  《长沙房产局长老宅建豪华庄园 面积近万平米》一文在网上快速传播后,“房产局长老宅建万平米豪华庄园 挂其母亲名下”等舆论进一步放大,应记者的请求,长沙市房产局党委书记、局长石长松接受了采访。

  “谁没有自己的父母?!诋毁我本人也就作罢,诋毁我的母亲则是可忍孰不可忍。”石长松沉默片刻突然深情的说。

  “面积近万平米,耗资200多万。你是记者,你来看看。”石长松随即出示了“石家庄园”的全部手续和证明。

  所谓“长沙房产局长老宅”,其实是一栋极普通的村民住宅,住着祖孙三代5口人。正屋、偏屋加在一块儿,原来就有240多平米,产权所有人为石林其。2008年初,一场罕见冰灾,使该宅不堪重负,最终压跨了一半。

  2009年6月,石林其决定拆除旧屋建新宅,并在镇国土资源所办理相关建房手续。为孝敬母亲,并支持在家务农的这个兄弟,早已进城的石长清、石长松、石磊三兄弟各拿出了3万元帮助建新房。至于所谓“栽种花木”、“扩建鱼塘”,则是当地农村的普遍习俗。“哪家房前屋后没有几颗树,或者一个塘的!”当地村民如是说。

  新房耗资约26万,且因资金问题,修修停停,2009年10月主体工程竣工后,一直没有及时进行内装修,直至今年元月才开始室内装修。去年12月底,石林其为新屋办理的产权证上明确写着:“村民住宅”。

  由此看来,尹默三所指的房产局长“近万平米”的豪华庄园,只不过当地农村一处民宅,与局长真正挂上勾的是:房屋的主人是局长落在农村的一个兄弟。尹默三把房产局长硬扯进这处民宅,只不过是想骗取网民的同情和声援。其司马之心,昭然若揭。

  记者还在现场看到,石林其所在的浏阳市普迹镇是全省有名的百里花木走廊,沿线村民普遍比较富裕,石林其这样的“庄园”在当地随处可见。